• <xmp id="3uQ"><xmp id="3uQ"><xmp id="3uQ">
  • <cite id="3uQ"><li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li></cite>
  • <big id="3uQ"></big>
  • <cite id="3uQ"><li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li></cite>
  • <xmp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
  • <cite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cite>
  • <s id="3uQ"><big id="3uQ"></big></s>
  • <s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s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xmp id="3uQ">
  • <s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s>
  • <cite id="3uQ"><xmp id="3uQ"><xmp id="3uQ">
  • <s id="3uQ"><li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li></s><li id="3uQ"></li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xmp id="3uQ"><xmp id="3uQ">
  • <s id="3uQ"></s><big id="3uQ"></big><li id="3uQ"></li><s id="3uQ"></s>
  • <xmp id="3uQ"><cite id="3uQ"></cite><xmp id="3uQ"><xmp id="3uQ"><xmp id="3uQ"><big id="3uQ"></big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li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li>
  • <s id="3uQ"></s><cite id="3uQ"></cite><s id="3uQ"></s>
  • <s id="3uQ"><big id="3uQ"></big></s><cite id="3uQ"><cite id="3uQ"></cite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xmp id="3uQ"><cite id="3uQ"></cite><s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s><s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s>
  • <big id="3uQ"></big><xmp id="3uQ"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s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s><s id="3uQ"></s>
  • <s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s>
  • <xmp id="3uQ">
  • <s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s><s id="3uQ"></s><s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s><cite id="3uQ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3uQ"></cite><s id="3uQ"><li id="3uQ"><big id="3uQ"></big></li></s>
  • <s id="3uQ"><li id="3uQ"></li></s><big id="3uQ"></big><cite id="3uQ"></cite><li id="3uQ"><s id="3uQ"></s></li>
  • 原创

    第九百四十八章 狄斯与地穴之神-明克街13号后面女主还在吗-笔趣阁

    绰号鬼见愁的刘定邦也被吓了一跳,不过比起其他山贼他还足够镇定,悄悄从腰间掏出弩箭,瞄准骷髅的眼眶抠动了扳机。

    弩箭破空发出咻!的一声尖啸,准确射中了骷髅的左眼,那骷髅本来就下盘不稳,在弩箭强大的冲击力下,四仰八叉摔倒在了地面上。

    刘定邦看到自己一击得手,大吼道:“兄弟们别怕!一起上,砍它!”

    十几名大胆的悍匪冲了上去,扬起手中的棍棒刀枪,照着那具骷髅乱砍乱砸,那骷髅在众贼的围攻下,周身骨骸被打得七零八落。宁死不屈的骷髅,嘴巴一张一合,试图战斗到底,可毕竟寡不敌众。

    刘定邦上前一个大脚将那骷髅的脑袋给踢飞。

    秦浪将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,心中难免有些后怕,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强出头,不然被肢解的那个就是他自己。

    白玉宫以为那骷髅就是自己召唤出来的,本来还指望这骷髅能够大杀四方,可没想到这货帅不过三秒,瞬间就被这群凶残的山贼给强拆了,果然——鬼怕恶人。

    不过这具骷髅的出现成功转移了山贼的注意力,也给了她一个逃跑的机会,白玉宫推开用来藏身的白骨堆,没命往东奔跑,浑然不顾脚底的伤痛。

    一边跑一边大声诵念着咒语。

    五星镇彩,光照玄冥。千神万圣,护我真灵……

    那群山贼看到红裙飘飘边跑边跳的疯丫头,马上一窝蜂追赶了上去,谁第一个追上谁叉叉。

    女人!

    呵呵!

    秦浪趁着这个时机利用手中的白骨笔,接连点击在三具完整骷髅的眼眶之中。

    乱骨堆中,三具骷髅接连站起,其中身材最为高大的骷髅身穿破旧的皮甲,手里握着一把破破烂烂的角弓,历经百年,弓弦居然仍未风化断裂,弯弓拉弦,弓如满月,威风八面,架势十足。

    松开弓弦。

    嗡!的一声灰尘弥漫,居然忘记搭箭了。

    有点尴尬。

    弓弦爆空的声响还是吸引了不少山贼的注意力,他们纷纷转过头来,看到三具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骷髅依次崛起于白骨堆中。

    皮甲骷髅蹲了下去,从白骨堆中拎出一只箭囊,重重一顿插入白骨之中,早已陈腐的箭囊顿时解体碎裂,露出里面的数十支羽箭,从中抽出一支,箭扣弓弦,重新拉满如十五圆月。

    箭杆仍在,箭尾的羽毛早已风化成灰。

    咻!的一箭射了出去,光秃秃的箭杆在空中抖动旋转,积聚百年的老灰被七月十五夜晚的山风吹落,

    生锈的镞尖射入一名山贼的胸口,力量奇大,从他的胸口直接穿透,又钻进了后方山贼的胸膛,透胸而出,直到射入第三名山贼的心口,方才止住突破的势头。

    一箭杀三贼。

    寂静。

    死一般的寂静!

    接下来才响起五十多名山贼惶恐的大叫声。

    另外两名白骨骷髅从白骨中找到了武器,晃动了一下尘封已久的关节,发出一阵阵吱吱嘎嘎的脆响。

    它们扬起锈迹斑斑的弯刀扑入山贼的阵营,腾空一跃,就有三丈多高,落地之后如同踩到弹簧一般迅速弹起,高达五丈,滑翔机般落下。

    弯刀在雨中鞠起一片凄迷的血雾,各自掠过两名山贼的脖子,四颗新鲜的头颅滚落在地,断裂的脖颈中鲜血如喷泉般涌出,刀虽然不够锋利,但出刀的速度太快。

    两名骷髅训练有素,拥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,它们配合默契,进退有度,杀入山贼阵营,刀光霍霍,砍瓜切菜一般如入无人之境。不但刀法娴熟,而且出手狠辣,招招致命。

    身穿皮甲的骷髅负责远距离攻击,箭无虚发,百步穿杨。

    秦浪有些奇怪,自己只是用白骨笔复苏了三具骷髅,还没有来得及给它们发号施令呢,它们怎么立刻就进入了战斗状态。

    其实是最早的那个被解体的骷髅传达了他最初的指令——干掉这帮山贼。

    这三名骷髅的战斗力显然要比他最先召唤的骷髅强悍太多,它们一出现,顿时控制住了局面。

    那群山贼在第一个骷髅出现的时候就吓得不轻,全靠人多壮胆,现在骷髅接连出现,而且它们三个但凡出手就是致命杀招,彼此之间呼应配合,转眼之间已经有半数山贼被杀,冷血杀戮仍在继续。

    这群山贼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哪还有胆子留下来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骷髅决一死战。一个个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没头苍蝇一样抱头鼠窜。

    鬼见愁刘定邦是最早逃走的一个,鬼见愁!可这些不是鬼,是杀人不眨眼的白骨骷髅,遇上它们只愁自己跑得不够快。

    白玉宫逃出一段距离听到后面杀声阵阵,惨叫声不绝于耳,终忍不住回头一看,发现三具骷髅正在大杀四方,状若疯魔,白骨染血。

    她眨了眨一双明眸,自己的召唤术终究还是起到了作用,算上刚开始被强拆的那个,这次一共召唤出了四具骷髅。

    白玉宫又惊又喜,顷刻间信心爆棚,看来自己已经炼成了化骨成兵的一品境界。

    娇声喝道:“天地玄宗,化骨成兵,急急如律令!”一边诵念咒语,双手捏出大金刚轮印的兵字诀。

    信心倍增的白玉宫试图召唤更多的骷髅加入战斗,一品境应该能够最多召唤出五具骷髅的,可这次没有成功。

    秦浪看到本来逃跑的白玉宫突然停下了脚步,在那儿玩起了召唤术,真是哭笑不得,看她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,可脑子好像不太灵光,正在追杀山贼的三具白骨骷髅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

    其实从头到尾白玉宫也没有完成过一次成功召唤,秦浪在这方面要承担主要责任,毕竟她优越的错觉是他一手造成的。

    秦浪看了看白骨笔已经失去了光芒,尝试着点击身边骷髅的眼眶,这次没了反应,应该是能量暂时耗尽。

    正在逃走的刘定邦看到了白玉宫,内心气不打一处来,认为今晚之所以落到这样的境地,全都是这妖女作祟,只要杀死白玉宫,眼前的险境不攻自破,趁着白玉宫不备,掏出弩箭瞄准,准备偷施冷箭之时,冷不防足下剧痛。

    低头望去,却是一颗光秃秃的骷髅头张口咬住了自己的右脚。这颗骷髅头正是秦浪最早唤醒的那个,刚才刘定邦一脚将它的脑袋踢飞,想不到脑袋在这儿等着他呢。

    刘定邦痛得惨叫一声,调转弩箭,近距离瞄准那颗脑袋扣动弩机,弩箭从骷髅的头顶射了进去,尖锐的镞尖穿透了它的顶骨。

    虽然如此,骷髅还是死死咬住他的脚踝不放,刘定邦痛彻骨髓,抽出月牙斧,狠狠砍在骷髅脑袋上,这次重击将骷髅头砍成了两半,它总算松开了牙关。

    刘定邦磕磕绊绊地向白玉宫追去。

    白玉宫虽然亡命奔跑,白骨沟到处都是碎骨,她偏偏又**着双脚,足底被刺得血肉模糊,这样的状况下又如何能够跑快。

    刘定邦很快就追上了她,一脚踏在白玉宫身后托曳的红裙上。

    白玉宫失去平衡,娇呼一声摔倒在地,转头回望,

    刘定邦凶相毕露,扬起月牙斧劈向她的面门。

    白玉宫吓得魂飞魄散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 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如果大家对新书有兴趣,可关注章鱼公微:stonesquid 如果大家想加入新书威信后援群,可加管理anhuohua 新书企鹅群号195138778,请注明骨舟记26号


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hunaw.cc/txt/196750/

    精美评论

    Comments

    4、你
    往事,
    解彼

    醒来有你。

    散、远
    静长了思动;
    浅斟朱颜睡
    当你发现自己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变得更好,

    热门推荐:

      第三百二十五章、井底之蛙,可笑至极。-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小说免费阅读-笔趣阁 第601章 问斩-登雀枝安芷裴阙最新章节-笔趣阁 第九百四十八章 狄斯与地穴之神-明克街13号后面女主还在吗-笔趣阁